秋风吹落紫金冠

南极石,啊,啊,南极石,世界的瑰宝

这支闪笔特别漂亮,光泽像水一样,可是拍不出来

这世界是空荡荡

标题不带有任何消极的意味。这首歌我就是想让大家都听一听,挑自己喜欢的歌手就可以。

但我主要还是对巫哲较有感慨,曲作我真的不认识,没有办法。
虽然真的很棒。

由于并不喜欢巫哲当年的文风,以及不吃incest,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关注过巫哲,知道她一直是个正直的写手,一直在坚持地写,仅此而已。
连她近年小说的名字也不知道,明明她已经是我入坑时代的遗珠了。虽然以我的年纪,巫哲也算是新生代。撒野,因为有我关注的歌手翻唱,我才突如其来地知道了什么。

五六年时间仿佛换了一代人。为了确认这件事,我还时隔许久再登录了晋江。果然比上一次又等“掉”了一些人。
我收藏过的作者本来就不多,其中还有一些是明明没有看过只是缘...

罪和罚

Ode An Die Freude:

警告:有剧透,还有变形情节。


这篇是《蛇与果》的对应篇目,梅林视角。


前文点我



梅林刚到迦勒底那几天无聊至极。罗玛尼得知他是梅莉,又气又恨,夺门而去。梅林抱着茶杯问藤丸:他这么生气干嘛?


藤丸说:不清楚,我又没谈过恋爱。


贤者说话,若非信息量大(“人类将在2016年12月灭绝”),就是回味无穷(“虚空的虚空,一切都是虚空”)。御主属于后者,梅林赞赏他。


梅林在休息区找到一台咖啡机。玛修给他很多现代货币,让他在机构里自由使用。固然好,但太过小看梅林,他在阿...

年底给豆泥的贺礼

土豆mico

ヾ( @ ゜  ▽ ゜ @ )ノ 

 @CL4P李斯陵 


每天孤独出一点新境界

虽然起因可能是由于鄙人又放了自拍,但每日与人交谈的总字数确实正在波动下降中。

众所周知我本来就不和活人说几句话,所以每日打字量更是明显地客观消减。

我本来毛病就很多了,如果有人看到这堆字,我要警告你们[不发布交流]的后果有多严重。两个星期不说话,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是个傻逼了。我本来想加个定语“原来当辩手的我”,但想想我也不是没干过站在话筒背后目瞪狗呆五分钟的事情。对,变傻逼很可能是因为我有社障性傻逼的潜质,但我还就不信这种人只有我一个了。
语言能力的退化在一朝一夕之间。不开口,不写作(我上班写的英语谢谢不算),扯淡聊大天全靠表情包,表达为0,读书都救不了我。脑内过多少遍原文,编多少故事,运用不...

已经没有青龙寺可以去了。

感到恐慌而无聊。
阅读瘾发作而浮躁也同时发作。
想到后天怕得浑身发冷。
然而我既不会胃疼也不会呕吐。
不会跳楼也不会得癌症。
只能作为一个没有努力迹象的例子从自己身上死去吧。

成为史诗,先要相信能够成为史诗吧。
第一做不到的就是↑了。

万一我是为了体验生活才想喜欢你的呢。

毕竟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的。

连比较的对象都没有。

想做一棵画里的向日葵。

去远方的小城。遥远的故地。

我感觉诸位春花秋月的那些感情我都没有。

长痛绵绵长长反反复复我完全就是没有的……当然短的也没有。

嗯生而为宅我很抱歉噢。

和平门的夜总会感觉倒了。
带头盔的小哥在弯道斜着飚出去。
主干道上骑车玩手机存活至今。
空调。
冰淇淋。
工业的,小确幸的愉悦。
booooom。

历史在什么时候发生呢。
之后唯余呼啸的旋转警灯。赤色爆涌。

向我消耗的时间与商品致敬。

成为了徒劳的损耗。

作家是最后的职业。

跪地望天。

---[水上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水上波...


小妖精生日快乐。
girigiri赶上了。
彩铅有点麻烦。

你现在看到的我,是真的我吗?
(我也想被美云巨巨撩)
全圆珠笔。买十二色彩色圆珠笔的我。难免是有点有病〆(。。) 。

1 / 8

© 小春东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